您当前的位置:内容页
电影幕后的"配音之魅"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举行
    

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举行

 

  4月21日由中国电影博物馆与中国电影家协会共同承办的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论坛聚焦电影“配音之魅”。

  中国电影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主席陈志强,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巡视员、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秘书长、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卞建国,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出席论坛并致辞。作为嘉宾出席的配音艺术家童自荣,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副院长王劲松,著名配音演员、配音指导晏积瑄,著名配音演员、配音导演姜广涛,中国台湾著名配音演员刘小芸,印度导演阿德瓦·香登以及罗马亚洲电影节主席、电影配音专家伊塔洛·史宾纳利先后进行了演讲。

  “探电影之美高峰论坛”旨在深入研究电影的创作规律,挖掘电影作品的文化内涵,追寻电影美学的艺术品格,探索电影在普及文化、引导审美、促进实现“中国梦”等方面的功能,带领观众一起了解银幕背后的奥秘。

  论坛现场播放了经典影片《佐罗》的片段,并邀请片中佐罗的配音演员童自荣首先上台演讲。童老师为佐罗配音已是30多年前,但至今都让人难以忘怀。现场很多嘉宾都是他的粉丝,王劲松说童老师的声音太美了,他小时候都一直当作唱片来听。晏积瑄也表示,佐罗的扮演者阿兰·德龙真人出现时,没有童老师的声音是不能认可的。遗憾的是,童老师与阿兰·德龙曾两次错过见面的机会,他现在很想去看看阿兰的情况好不好。

  面对现在配音工作,童老师调侃说:“现在我都是配一些妖怪,你比如那个《大圣归来》的混沌。当然把妖怪配好也不容易,是要下功夫的。”他认为配音是语言的艺术,是对角色的塑造,配音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这种魅力简单说就几个字:让我躲在幕后。不出现在观众面前,保持神秘感,如果站到台前来,这份特殊的魅力就不复存在了。幕后的工作者总是很容易被大家忽略,所以他万分感谢北京国际电影节重视这个领域并举办了这个论坛,感谢北京的朋友们邀请他来。虽然现在配音艺术相对不景气,他伤心又不甘心,依然想把工作做好,要让配音事业重新振兴起来。这需要有质量的配音,以及财力方面的支持。应现场朋友们要求,童老师在演讲的最后还为大家朗诵了《岳阳楼记》的选段,声音浑厚,耐人寻味。

 

王劲松在演讲中首先表示童老师是他的偶像,阿兰·德龙本人都没有童老师的魅力,只有童自荣老师才能代表佐罗。今天他也带了一些自己的学生来参加这个盛会,想说一说电影声音的魅力。

  他说声音是从十个方向来给我们的感官做一个非常大的声场,创作一个美妙的艺术空间。是电影的声音、台词、音乐,综合起来的声音,使电影的主题得到升华,使想象能够延伸,把画面之外的那种最美妙的含义通过耳朵静静的流到心里,这要感谢电影声音的制作。并且他殷切地希望声音的艺术可以受到重视,新一代的年轻人要意识到,无论如何要把台词练习好,要对声音艺术和语言艺术有更高的追求,提升自己的境界和专业水平,无愧于老一辈艺术家的期望,配出更好的译制片。

  晏积瑄则进行了以《进口电影国语配音的发展趋势》为题的演讲。她提出,并不是说好听的声音就是好的,应该是把角色塑造好的才是好,厚实的声音、沙哑的声音都是需要的。同时她也对如今配音行业的发展提出了思考。配音演员正面临特别严峻的挑战,科学技术的发展、观众对原版声音配字幕的需求、引进大片配音明星化等都是需要大家积极面对与探讨的问题,配音演员们不断修整自己配音水平的关键时代来临了。但她觉得这个行业不会消亡,也感谢大家能来参加这个论坛,一起来拥抱配音世界的过去、曾经和未来。

  《重新认识配音》是姜广涛演讲的题目。他曾亲历译制片辉煌的年代,在泥泞中摸爬滚打终于为男主配音,2000年后参与了《指环王》、《变形金刚》等影片的配音。但如今译制片的影响力早已不能与上世纪80年代相比,字幕版本的译制片成为了主流,配音的版本越来越难寻觅得到。有一些国家的政府不允许一些电影通过其他国家语言方式在影院公映,姜广涛认为他们是在保护本国的语言。语言是文化,是文明,是一个民族的传承,一个民族如果语言被攻陷,它将前途未卜。他还提出要把前辈们给予的财富传承给年轻人:“配音更多的时候是集体创作,如果年轻人提高不上来的话,最终伤害的也是我们未来再也装不了嫩的这群人。我入行的时候19岁,现在依然有人找我配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回事儿呢?新生代配音演员数量够了,可能质量还没有上来。”

  来自中国台湾的著名配音演员刘小芸从事配音工作四十年,大家所能想象的配音工作她都做过。这份工作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父亲曾希望她另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她坚持了下来,师从武莉老师。她说:“没有配的好不好,只有适不适合,表演得好不好。”在她心中称职的配音演员首先要通过配音增加戏剧的张力,强化演员的表现力,对自己的工作负责,读懂剧本,了解导演对声音的要求,用自然合理的声音去演出。

  印度导演阿德瓦·香登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了,他非常想念中国的影迷和中国菜。身为导演,他并不认为在配音领域他能说些什么,但所有文化都一样,不管你来自于哪里,正如大家都一样会思念家人,真正连接我们的,是我们之间共通的情感。他说:“在中国,我见过很多影迷们都能够对我电影感同身受,我很奇怪,为什么我的电影能够唤起共鸣,我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们,我觉得主要是由于很棒的翻译和配音演员把桥梁建立起来,同时让这么多观众体验到这部电影。我们说的语言不同,但我们有你们这些非常棒的翻译和配音演员帮助我们彼此了解,我们应该去跨越文化、语言的界限,因为大家都是人,谢谢。”

  罗马亚洲电影节主席、电影配音专家伊塔洛·史宾纳利也感谢受邀并进行了演讲。他认为在看一部电影的时候,效果最好的就是看原版,既没有字幕,也没有配音。因为大家暂时不能了解所有的语言,所以只好通过翻译。他为大家介绍了外国影片对于配音与字幕的处理。他介绍说因为要求的时间非常短,所以加字幕或者是配音的人要在三天之内完成任务。你看上去这好像是电影的最后一步,实际上在国外推广的时候是最决定性的一步。接着他还以一些经典意大利影片为例与大家追溯了意大利配音的历史,说明配音其实是一个文化上面的传播和传递。最后他提出:“现阶段,我们还不能读懂所有的语言,唯一的选择就是用配音或者字幕,那我们这些从事这行的人,能够做到的就是尽量降低我们通过配音或者字幕给原版电影造成的损失。为了超越世界上所有这些地区对电影上面的理解不同造成的障碍,我们在对电影进行翻译的时候,我们的感情就好像是恋爱般的感情,坠入爱河这样的感情,所以彼此间就没有障碍。”

  论坛尾时,中国电影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主席陈志强宣布第九届少年儿童电影配音大赛公益活动正式启动,并热切的期待着对电影怀揣梦想的少年儿童们赶快报名参加。

  配音作为声音元素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电影作品的贡献不容忽视。通过配音,电影人物的形象才得以塑造得更为立体饱满,电影氛围被烘托得更为淋漓尽致。希望新一代电影配音演员们能继承老一辈配音艺术家创造的财富,再续辉煌,在新时代找到新发展。

本次论坛活动共计得到30余家媒体支持,300余名观众参加论坛活动。

 

 
馆藏博览 更多

郑正秋的书房

这些书房用具是当年郑正秋从事电影创作时使用的,具有唯一性。此展品现在中国电影博物馆2厅展览。

德国产35毫米手摇无声电影放映机

该机年代久远,具有无声片时期的时代特征。此展品现在中国电影博物馆2厅展览。

任庆泰70岁时拍摄的照片的金属底板

此藏品由任庆泰亲属任佩时捐赠,现在中国电影2厅展览。

韩尚义设计的影片《林则徐》设计图

影片《林则徐》在中国电影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设计图作者韩尚义在当时电影美术设计领域具有较高的威望。此设计图为原件,且设计图内场景被影片所采用。

上影厂拍摄的影片《聂耳》中的服装

影片《聂耳》在中国电影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此片中男、女主演赵丹和张瑞芳,是我国著名的表演艺术家,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他们在影片中所穿的服装,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研究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