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内容页
《小骑兵历险记》拍摄点滴回忆
    

文/卢刚

欣逢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创建85周年,我不禁回忆起了1988年我导演故事片《小骑兵历险记》的难忘时光。《小骑兵历险记》描写铁匠的儿子连福骑着心爱的小红马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经过战火的考验,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的艰险历程。拍摄过程中,我带领摄制组奋战在锡林郭勒大草原和张家口的山林村镇,其间有苦有乐,虽然已过去29年,但许多拍摄点滴回忆至今难忘。

 

马上惊魂

  主角连福是由北京厂桥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富大龙扮演的。富大龙8岁时就在影片《少年彭德怀》中成功扮演了小彭德怀,表演朴素自然。他的形象淳朴憨厚,符合剧中要求,但连福是解放军的骑兵战士,马术娴熟,而富大龙虽然自幼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却从来没摸过马。为了确保拍摄,我提前把他送到内蒙古马术队突击训练。由于时间短,开拍前他只学会了骑马小跑,这对年仅11岁的城市孩子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拍摄“敌骑追连福”这场戏时,要求富大龙策马狂奔。我担心他完不成任务,特意准备了替身。然而为了效果逼真,富大龙骑上小红马要求自己实拍。我同意他试一试。第一遍试拍,富大龙用力扣镫,小红马却怎么也跑不起来。第二遍试拍,教练在画外挥鞭打马,但小红马跑了几步又改为了“漫步”。富大龙用力挥鞭抽打,也无济于事,小红马似乎有意和他作对。这时,一名扮演敌兵的群众演员试枪走火。听到枪响,小红马受惊,突然载着富大龙狂奔起来,穿过草原,越过丘陵,很快就在天际线消失了!这一下把我惊出一身冷汗,急忙派人四处寻找。半小时后,大龙骑着小红马独自归来,已是汗流浃背,满面尘埃。他憨厚地笑道:“导演,我会骑马了!”正式开拍后,他果然策马飞奔,出色地完成了剧中动作,令我欣喜万分。凭着这股顽强的精神,大龙不仅完成了策马飞奔的动作,还独自完成了剧中要求的雨中行军、摔下战马等高难度动作,准确、自然、生动地塑造了连福的人物性格。

  大龙上高中时,被我录取到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艺术学校创作班学习,非常刻苦认真。在我的辅导下,他和同学们自编自导自拍的纪录片《中日学生长城行》在北京电视台播出,获得各方好评。后来他顺利考上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并以全班总成绩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如今已是获得过中国电影金鸡奖和华表奖的优秀演员。有一年的国际儿童电影节期间他遇到我,和我紧紧拥抱,憨厚如初,质朴如初。

 

马拒吃草

  影片中有一场戏,曾经救过连福性命的女侦察员王股长为了到敌后侦察,要借用连福心爱的小红马,连福舍不得,就暗中吹口哨,让小红马拒吃王股长喂的草料。我担心这个动作不好拍。扮演王股长的蒙族演员旭仁花却胸有成竹地说:“导演,拍吧,我有办法!”开机后,旭仁花将一把草料伸到小红马嘴边,小红马立即躲开了。左边喂,它躲到右边,右边喂,它躲到左边。效果极佳!拍完后大家都鼓起掌来。我好奇地问旭仁花是怎么办到的。她笑道:“我拿草料的手暗中伸出一个小指头,用指甲去抠小红马的鼻孔。马的鼻孔上布满神经,一碰就疼,所以草料再香它也不敢吃了!”真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旭仁花是内蒙话剧团的演员,当时刚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年轻漂亮开朗,很符合剧中要求的性格特征。她从小生活在草原,策马行缰如履平地。王股长骑马腾空、拉缰立马、镫上藏身等高难度动作都是她自己完成的,从不需要替身,给影片增色不少。

 

马尥蹶子

  影片中另有一场戏,敌团长强行扣留小红马据为己有,并想驯服它。小红马听从连福的指令不停地尥蹶子,直至敌团长摔下马去。但懂马的人都知道,驯过的马是不会轻易尥蹶子的,只有从未让人沾过背的生马蛋子才会尥蹶子。为了拍好这场戏,在当地牧民的帮助下,我们从牧场挑选了一匹同小红马形象接近的生马。骑生马是很危险的。扮演敌团长的演员涂们跃跃欲试,想自己骑生马。为了安全,我没同意。我请了一位马术高超,形象又接近涂们的蒙族牧民换上敌团长的服装行头并粘上小胡子当了替身。摄影机装上了便于抢拍的变焦头对准选好的一片草地。乌云压顶,拍摄的时机到了。一群壮汉同时扑向圈中选好的生马,生马受惊跳过围栏,又被堵回,拖到现场,被强行套上马缰、装上马鞍,并由化妆师在鼻梁上画了一道白——这是小红马的标志。替身演员跨上马背,我一声令下,按住马头的壮汉们同时闪开,那匹生马初次被骑,如芒在背,立即异常暴烈地前蹶后尥起来,足足尥了几十下。摄影机如实记录了这难得的场面。

  当然,近景驯马还是涂们自己完成的。他也是内蒙话剧团的演员,鄂温克族,刚烈好强,很有骑马经验。他暗中掐马背,可以刺激驯过的马蹦跳起来,只是不如生马尥得那么高、那么快。后期剪接时将涂们的近景和替身的全景穿插在一起,就产生了较为逼真的效果。从马上摔下来的动作也是涂们自己完成的,为此他还受了轻伤。这种敬业精神令人钦佩。涂们后来出演过《笑傲江湖》《贞观长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等影视剧,成为著名演员。

 

马累趴下

  拍骑兵的戏全靠锡林郭勒军分区骑兵营的配合。这支部队在解放战争中曾立下汗马功劳。新时期军队现代化之后,骑兵已经退出了战斗序列,配合影视剧的拍摄就成了主要任务。本片敌我双方的骑兵都是由他们扮演的,表现十分敬业、到位。

  影片高潮处,身负重伤的小红马驮着部队急需的电池独自返回驻地,剧情要求小红马在奔跑中渐感体力不支,最终摔倒在地。让马自己表演这样的动作显然不可能,只能施加外力。用绳子拌倒,不但绳子会穿帮,马的动作也不符合要求。骑兵营的兽医想出了给马打麻药的办法。第一天因为缺乏经验,用药不够,开机后小红马摇摇晃晃,活像一个醉汉,却怎么也不倒,白费了几百英尺胶片。第二天加大药量,又因药力过猛,还没等注射的兽医撤离,小红马就醉倒在地了,一小时后才醒过来,清晨的拍摄时机已经错过了。第三天吸取教训,兽医输液时格外小心,恰到好处时立即拔针撤离。我随即下令开机。只见小红马驮着电池,踉跄着前行几步,摇晃了几下,终于“累倒”在河滩上,效果十分逼真、感人。

  《小骑兵历险记》上映后大获成功,创下了当年儿童片售出拷贝数量的最高纪录。观众谁也想不到,那匹白鼻梁的小红马是由六匹马联合扮演的。

 

(卢刚系中影集团国家一级导演)

(图片由卢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