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内容页
"影博·影人专题展六:我是一个兵, 王晓棠专题展"座谈会发言精编
    

整理/王宸

  10月28日下午,“影博·影人专题展六:我是一个兵 王晓棠专题展”座谈会在中国电影博物馆多功能厅举行,中国电影博物馆党委书记陈志强与著名电影艺术家王晓棠共同主持。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李印天、安澜,以及八一厂的老艺术家和王晓棠的朋友们60余人参加。本文对座谈会发言进行了整理。

  陈志强:感谢各位嘉宾的到来。今天召开座谈会的时机非常好,一个是我们期盼已久的党的十九大刚刚胜利闭幕,全党、全国、全军上下都在掀起一个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热潮;再一个今年又是建军90周年,也是王晓棠老师参军从艺65周年,我们这个活动还被北京市列为“‘砥砺奋进的五年’喜迎十九大重大宣传文化主题活动”之一,也是我们电影博物馆每年要为在电影事业上做出卓越成就和巨大贡献、有深远社会影响的艺术家、电影人举办的活动。这个活动有个很重要的主线,就是晓棠老师用电影文化的艺术形式践行着积极努力为人民服务、为军队服务的奋斗宗旨和工作目标。“我是一个兵”是一种责任担当,积极为党和人民事业,为群众做工作;同时也是对今后寄予的一种希望。

  王晓棠:今天参加座谈会的同志都是我非常亲切的人,平常不一定常见,但心灵相知、相通。15年前的2002年,我参军50周年时,我邀请了128位师友聚会恳谈,有我入伍时的黄宗江老师、调我到八一厂的陈播厂长,跟我一块儿干活的公务员和司机等。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已经谢世而去,和我同甘共苦过的张加毅、张帆、沈剡、颜碧君,很想念他们。

  今天是由中国电影博物馆办的这个展览和座谈会,它的范围就更广,既有2002年参会的一些同志,也有我少年时候的学友段晓飞同志,还有很多是给过我帮助的人,和上次同样。那次会议开得好,因为没有请什么高层领导,大伙儿非常随意,畅所欲言。我希望今天这个会能开得更好。今天是重阳节,望大家有言教我,使我思想上能够登高望远。

  陆柱国(八一厂原副厂长,国家一级编剧):我只说两个字:敬业。晓棠同志是敬业的模范。敬业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元素。晓棠同志在当演员的时候她的敬业精神就非常强,当厂长的时候她的敬业精神也非常强,不当厂长现在她的敬业精神依然非常强。

  第一作为演员,我觉得晓棠同志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个非常鲜明的艺术形象。她是全心全意、千方百计甚至于挖空心思来塑造人物,因此她留下的是一个个艺术形象。现在我们有的明星,留下的只是他自己的颜值,演的角色观众已经记不得了,这些明星,实际上是颜值明星。而晓棠同志塑造的每一个形象都非常鲜明。     

  第二作为厂长,晓棠同志的座右铭是“讲究而不将就”。怎么样才能是讲究呢?只有认真才能做到讲究。我举个例子:有个剧本是我写的,写贺龙元帅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讲“我是一个粗人”,导演觉得,粗人不太好,就改了,改成直,他是个直性子,晓棠同志非常不满意,晓棠同志讲一个字都不许改。晓棠同志在领导创作方面,对每一格胶片,每一个字,她都做到认真。现在,即使是内行领导内行,能做到这样子认真也是很不容易的。

  第三就是现在。2015年10月,为纪念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一周年,晓棠同志倡议组织并主持了以“创作无愧于民族和时代的文艺精品”为主题的两位电影人的大型恳谈会(导演李俊、编剧陆柱国作品恳谈会——编者注);今年晓棠同志又倡议组织举办了纪念建军90周年军事题材电影播映暨座谈会,并征集各方建议,精选出90部军事题材故事影片和30部军事题材纪录影片,向全国观众播映。两次座谈会上的发言稿,发表的时候,她逐字逐句审阅。晓棠同志的敬业,敬的是党的电影事业,是人民的电影事业。是值得学习,值得发扬的。

  李娴娟(八一厂纪录片室编导):《成功的人生——王晓棠艺术生涯60年》是国防报组稿,我写的一篇文章,我挑里面的几段作为今天的发言。

  王晓棠的一生塑造了很多不同身份的银幕形象,从《神秘的旅伴》里的彝族天真少女到《翔》中的园艺学家,各种角色她塑造得都非常成功。而最成功的是王晓棠塑造了她自己,塑造了她独一无二的、王晓棠成功的人生。

  成功的人生在于令人敬佩的聪明才智,令人信服的人格魅力,令人折服的顽强意志,令人叹服的不老激情。谁能想到这位银幕女神之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话剧中一个没有台词、没有姓名的农村妇女,提着包袱从台左走到台右,跑一个群众开始的。为演好这个角色,她在大街上遇到每一个农村妇女都尾随其后,一边琢磨一边模仿,这一走就走出了人物的气质和个性,这一走就走出了一个电影艺术家。

  王晓棠总是把每个月的粮票省下来一些给工友填饱肚子。她爱周围的兄弟姐妹,爱这片森林,她把苦日子当成好日子来过,年终林场奖励她回城照顾年幼的重病的儿子,不幸的是已经为时太晚,儿子肝炎未及时治好,病魔吞噬了这个可爱少年的生命。儿子把希望留在了人间,留在母亲的心里,作为母亲她失去了儿子,作为电影工作者,她又在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大家都没有提她林场那段炼狱的作品,她把惩罚性的劳动改造,作为深入生活的积累,从种树引发到种花,进入到哲理的思考。1975年回到八一厂以后,便马不停蹄地撰写电影剧本《翔》,不幸突发甲亢,急性发作,手术后也不休息。她为什么能够又写剧本又导演又演,从那时候就开始了?《翔》的剧本,她动笔只用了70个工作小时,就完成了5万多字的初稿,几年中剧本被三家电影厂讨论了上百条意见、修改了六遍,请了好几个导演都不中,她自己当了导演又演了主角。外景期间,老母亲病危她不能归家,待能抽身时母亲已溘然长逝。

  那些年,她感情受到冲击太深,爱子夭亡,母亲病逝,只能用胶片上一个一个蘸满甘苦的画面来纪念、告慰亲人。影片完成了,中国电影第一个在演职员表上集编剧、导演、主演,甚至作词、独唱于王晓棠一身的《翔》公演成功。自那以后,就开创了王晓棠自编自导的创作道路,其中有电影《老乡》《芬芳誓言》等优秀影片。

  王晓棠的才华令人佩服,更令人信服的是她人格的魅力,无论身处顺境和逆境,她都能够保持坚定的信念。她自己的生活十分简朴,常常在车里看到她放着干馒头。令人为之叹服的是一位83岁身居高位的将军,本该颐享天年,为什么千辛万苦举办一些重大活动,从总体策划到具体细节,她依然保持一贯的优良作风,满怀激情亲历亲为。勿庸置疑,那是因为王晓棠是一个兵,对军队爱得太深,她把自己的责任看得太重,这深刻的大爱,这由衷的使命感作为内在的动力,造就了她成功的人生!

  康丽雯(编剧): 我的发言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代表一百岁正在医院住院的严寄洲导演。前几天我去医院看望严导演,把今天的这个请柬给他看了,告诉他,这是在中国电影博物馆举办的王晓棠专题展。他很高兴,说祝贺王晓棠,说她拍的片子很多,每个片子都非常好。在准备这次发言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位我非常尊敬的老师几年前采访严寄洲导演的一段话,我在这里复述一下。严导演说,我从1958年开始和王晓棠合作,这之前,长影的林农对我说,你们应该把总政话剧团的王晓棠调到八一厂,她参加过我导演的《神秘的旅伴》《边寨烽火》,她主演的角色都很成功,是个人才。我把这个意见告诉了厂长陈播,陈播很赞成,马上亲自去了话剧团,用总政文化部的调令调王晓棠到八一厂。王晓棠人还没有到厂,我已经在即将开拍的新片《英雄虎胆》里给她安排了阿兰的角色,从此开始了和她合作四部影片。评第三届百花奖是1964年,百分之百的“最佳女主角”的票都投给了王晓棠。我认为一个演员,有天赋是成功的开始,如果不顽强地努力,可能会成功一部影片,而后便是昙花一现。于洋曾经在中央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被问到你和很多女演员合作过,你认为最优秀的是谁?于洋回答是“王晓棠”。我也是这样认为,王晓棠确实非常优秀,可是她一直保持着谦虚的态度和刻苦努力学习的精神,这很难得。

  第二部分发言是我的一些感受。八一厂的辉煌是由八一电影人和他们创造的一部又一部的优秀影片筑就的。这其中最为光耀的一部分当属王晓棠和她主演的影片《英雄虎胆》《海鹰》《野火春风斗古城》等脍炙人口的电影作品,堪称中国电影的经典。王晓棠不仅塑造了众多不可替代的艺术形象,更以其努力严谨认真的艺术追求,为中国电影增添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她担任八一厂厂长时,主持拍摄了《大转折》《大进军》等五部十集战争巨片。宏大的题材,庞大的摄制规模,极高的政治和艺术要求,这些都要由她来面对,来指挥,来掌控。最终,这些影片都成为了中国电影的里程碑。

王晓棠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但她从不高高在上,相反她像朋友、长辈一样关心大家。她常常鼓励我创作,同时还注意到我不会梳头,看我头发很乱,送给我一盒发卡,细心地告诉我应该怎么侍弄头发。王晓棠始终关心着中国电影事业的发展。远的不说,就说这两年,去年她亲自组织并主持了两场艺术座谈会。今年又为建军90周年军事题材影片播映和座谈会的发起、组织、召开,做了事无巨细的大量工作。但是她从来不炫耀,只用自己的力量,为中国电影默默地做了许多事情。借用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的一句话:“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韦廉(国家一级导演):王晓棠老厂长是我的老师。我上电影学院的时候她已经是很有成就的一位大明星了,我从她主演的影片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王晓棠老师又是我们的厂长,在她的领导下,我导演拍摄了《大转折》《大进军》两部片子。她又是我的邻居,常常照顾我的家。我由衷地说,她是一位优秀的老师,是一位优秀的厂长,也是一位好邻居。

  参加这次座谈会之前,我看了王晓棠老师两篇文章和严寄洲导演写的《往事如烟》,也在网上看了观众对影片《野火春风斗古城》中金环银环的评价。使我震撼的是,王晓棠老师塑造的这两个人物在中国电影史册上如此深入人心,当年的创作过程又是那样的精彩。

  王晓棠老师发表在1963年第6期《电影艺术》刊物上的表演笔记《金环和银环》,记述了她的创作过程。她说:“演金环要演出她的劲儿,演银环要演出她的味儿。”一下子就把两个人物的魂儿抓住了。 “静水流深,张弛有度”,她接受拍摄任务如大战将临,箭在弦上,引而不发,是一个战士的最佳心态。读了她的文章,我体会到:演员不仅仅要说好自己那点儿台词,演好自己那点儿戏,而首先要对剧本全局有一个整体的把握。没有对人物形象准确的把握,任何聪明才智和灵感,以及任何语言动作和细节,都不会纳入到人物性格和感情轨道,演来演去永远是演员自己。这就是演员和艺术家的区别。王晓棠老师写道:必须在融会贯通整个人物的基础上来细致地设计重场戏,过早地、单独地来思考一场戏容易造成孤立的后果。单看这场戏或者这个镜头,或许有一点儿分量,可是看整个人物却不够和谐,层次不清,对整个人物的把握、全局的成败,人物基调不准确是最大的失败。        

  马维干(八一厂原副厂长、编剧): 展台上面有一排字,写的特别好,一下震动了我的心。说王晓棠厂长“她是明星”“她是艺术家”“她是将军”“可是她自己说:我是一个兵”,在座的艺术家们、中国电影界以及喜爱她的广大的观众,对王晓棠的艺术生涯和艺术创作都非常了解,有着很高的评价。可是她把自己定位为“我是一个兵”,这对于像我这样的新兵、小兵,的确是心灵震撼。

  展览中有一幅她在战士的指导下用机枪打靶的照片,是王晓棠厂长1975年重返八一厂后,立即深入部队生活的写照。她无论对自己剧本的创作,还是对我们八一厂的电影创作,特别强调要深入生活、了解部队。她身体力行,到部队和官兵一起生活。只有了解了部队,把握了人物,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更好地深入人心,服务部队基层。王晓棠厂长从严治厂,给八一厂的建设发展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张东(八一厂原研究室主任):我说三句话。第一是“要讲究不要将就”。这个话我们印象特别深,我觉得这是晓棠厂长她的创作态度和她的精神。我们搞电影创作在这点上有些时候不太注意,但是晓棠厂长非常注意这个,她用这样一个信条来要求自己,也要求我们厂的创作人员。

  第二句话是“观众是好电影培养出来的”,我觉得这讲的是电影和观众的关系。那个时候大概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的电影产业化刚开始,一些好电影不太容易卖座,大家开始注意票房,但是又很困惑。王晓棠厂长就说,你一定要拿出好电影给他们看,观众是好电影培养出来的。你给他们多看好电影,他们的欣赏水平就提高了。

  第三句话是“吃大米”还是“习惯过南方生活”的故事。我印象中是我在晓棠厂长的办公室谈事,这时有人给她打电话说《席卷大西南》剧组有人要改词儿。原来《席卷大西南》有一场戏是枪毙逃兵的戏,问逃兵“你为什么要跑?”逃兵说“我吃不惯大米”。剧组可能提出不明白“吃不惯大米”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把这句话改成“我不习惯南方生活”。王晓棠厂长说,你们先别着急改词儿,你们去好好想想为什么编剧要这样写台词。这就是她对编剧的尊重和认识。作为一个领导,晓棠厂长怎么样尊重编剧的创作,这个我印象特别深。

  安澜(八一厂原副厂长): 来到八一厂,我最大的感触就是风清气正,朝气蓬勃。晓棠厂长是我们几代人心里的明星偶像,但到了八一厂,再见到王厂长,这个印象就变了,我感觉到她有思想,有目标,一身正气,全身心地扑到工作上,是一位实干家。她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把《席卷大西南》中“火烧彭城”这场戏的预算再核实一下。结果最终这场戏只用了预算的1/10。这件事让我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电影事业家!懂得了国家的钱到了我们手里该怎么花。接着我又跟着王厂长建设起八一厂王佐713亩地的影视拍摄基地。这是全国第一个军事影视基地,保证了八一厂完成《大转折》《大进军》军事巨片和后面一系列战争片的拍摄。接着,王厂长指挥我们又建立起了全国最大的行走器械军事器材的基地,各种道具车、道具炮、坦克集合起来,为拍摄军事题材作品服务,不仅为八一厂部队的军事影视建设,也为全国的军事影视建设立了大功。另一方面,王晓棠厂长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包括出入库制度、财务制度、审批制度等,使八一厂的运转纳入正轨,进入科学化管理。王厂长狠抓厂风建设,对干部要求十分严格,对她自己要求更是近于苛刻的严格。这么多年,王晓棠是我的老师、我的恩师。

  我这几天学习十九大精神,第九条里面就是文化自信,一共188个字。这188个字里面有一条就是“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当时王厂长在我们会上就提出来了。还是刚才那句话,“要讲究不要将就”,这句话值得反复提出,这就是我们的行动准则,是我们出精品的保证,也是我们的立厂之本。应该说,王厂长做厂长的时候,八一厂出现了一个新的辉煌。

 

 (王宸系原总装备部文艺创作室主任,作家)